事实上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11-21 01:06    次浏览   

暨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胡刚对粤省此举颇为认同:粤东西北和珠三角要协调发展,交通基础设施必须先解决好,一方面抓大项目建设,一方面抓交通基础设施,这是广东能够保持经济地位的有效途径。

广东省常务副省长徐少华在2013年全国两会期间亦表示,中国最富裕和最困难的地区都在广东,保证广东不从“排头兵”位置上掉下来,需要珠三角继续发力,粤东西北后发崛起。

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中,省内多位人士从具体措施上各抒己见。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税系主任林江认为,广东尽管是经济大省,但地方财力能够投入基础设施建设有限,应打造好的机制和平台吸引民资进入。广东省发改委副主任王亚明透露,将构建与保险、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的合作机制,推动设立粤东西北地区振兴发展股权基金。

然而,这个第一经济大省的实体经济依然动力不足,主要体现在“三驾马车(投资、消费、出口)”的拉动力不足,尤其今年前五个月固定资产投资仅为“gdp追兵”江苏的不到一半,增速比全国低3.3个百分点。

在上半年统筹推进珠三角“九年大跨越”政策出台之后,六月底,胡春华和广东省长朱小丹召开座谈会,就促进粤东西北地区振兴发展听取各方意见和建议。胡春华会上定调:促进粤东西北地区加快发展,不仅是东西北地区自身发展振兴的需要,而且是事关全省发展的全局性战略,是实现广东经济可持续健康发展的重大举措。

从其经济“半年报”中看,广东区域经济发展协调性正在提高:上半年粤东西北围绕钢铁、石化、交通基础设施等大项目投资建设,推动经济加快发展,gdp增速比全省高2个百分点;财政收入方面,上半年粤东西北同比增幅快于珠三角,其中的汕头、韶关、茂名等7市增幅更超过20%。

区域发展不平衡,是多年来广东省发展短板所在,在你追我赶的省级经济较量中,已成羁绊。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、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抵粤上任不久后就坦言,广东在经济方面面临的压力之大是他原来所没有想到的,尤其是gdp总量面临被江苏超越的危机。在此背后,珠三角之外的十多个地市经济一同落后于全国,自然是软肋所在。

按照《决定》规划,未来5年广东将安排6720亿元人民币资金支持粤东西北振兴发展。事实上,早先在4月份出炉的广东基施建设方案提出,“十二五”时期广东共安排重要基建项目607个,总投资约3.51万亿元,而粤东西北的交通设施已是建设重点。

《决定》明确划出时间表:以2020年为限,粤东西北地区与全国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;人均地区生产总值达到或超过全国同期平均水平,经济社会全面发展,生态环境优美和谐,基本公共服务健全,人民生活明显改善,实现全省区域协调发展。

随着《决定》在八月正式出台,粤东西北正式被广东视为新的增长极加以培育,冀其与珠三角形成“双轮驱动”,以“双引擎”战略继续领跑全国经济。

粤东西北地区如何振兴?广东抛出“三大抓手”:加强交通基础设施建设、加强产业园区建设、做大做强地级市中心城区。广东计划透过这“三大抓手”,构建快速交通运输体系,显著改善粤东西北发展的区位条件,加快粤东西北工业化进程与城镇化进程,打造区域发展的增长极。

在此局面下,除了珠三角要继续优化发展,广州南沙、深圳前海、珠海横琴等重大平台需加快建设之外,粤东西北地区后发奋进,形成全省发展“新引擎”,已成广东实现“两个率先”厚望所托。(完)

一头是缔造经济奇迹一步跨入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的珠三角,另一头却是长期落后于全国平均数的东西北地区,长期“单引擎”飞翔的广东早已尴尬多年。走过七月,身肩“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、率先基本实现现代化”使命的广东省,重磅出台《关于进一步促进粤东西北地区振兴发展的决定》(以下简称《决定》),强势启动“双引擎”发展战略,誓言以2020年为界,摆脱粤东西北地区常年落后的窘迫境况。